在脱欧之后,与美国达成贸易协议,更重要的是具有象征性和政治意义,是其“全球英国”战略的关键,代表英国仍有能力从欧盟以外的世界市场中获得相应的经济利益。

▲资料视频,英国首相约翰逊病情好转离开ICU,特朗普第一时间发文祝贺。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文 | 赵柯

作为脱欧之后的第一年,2020年对英国来说有些难。除了受疫情的严重影响外,作为全球重要经济体的英国要重新构建与其他经济体的贸易规则,这往往意味着漫长的谈判以及数轮的交锋。目前,英国与欧盟的贸易谈判磕磕绊绊、进展有限,而从昨天起开始的英美贸易谈判则显得尤为关键。

5月5日,英国贸易大臣特劳斯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举行了视频会议,为双方为期两周的“云谈判”拉开序幕,双方有将近30个谈判团队逾200名工作人员参与。

这次疫情以来,美国和英国感染死亡人数位居全球前两位,两国也迫切希望借贸易协定为“后疫情时代”的经济增长注入新动力,这是两国迅速开启贸易谈判的重要动因。

两国在共同声明中表示,跨大西洋自由贸易协定将“有助于我们经济的长期健康发展,对经济从疫情带来的挑战中复苏至关重要”,并承诺尽快达成协议。英国驻美国大使皮尔斯表示,两国目前正在推进会谈,这是个非常好的信号,说明对经济复苏充满信心。

英美两国之间的贸易和投资关系原本就非常紧密,双方的贸易额每年已经达到约2690亿美元,其中服务贸易扮演着重要角色。2018年,英美之间的货物贸易额为1271亿美元。英国是美国第7大货物贸易伙伴,仅次于韩国。双方也都是对方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来源,在彼此的经济中投资了各约1万亿美元。每天,约有一百万美国人在英国公司工作,而约一百万英国人在美国公司工作。

因为双方既有的密切经贸往来,贸易协定带来的经济实惠增量其实有限,今年3月,英国政府曾表示,若英美实行零消关税,其GDP在未来15年内仅增加0.16%。

对于英国政府来说,在脱欧之后,与美国达成贸易协议更重要的是具有象征性和政治意义,是其“全球英国”战略的关键,代表英国将仍有能力从欧盟以外的世界市场中获得相应的经济利益。对特朗普政府而言,该贸易协议提供了一个将供应链转移回美国的机会,这也是其“买美国货运动”的一部分。

此外,美国还希望通过英美贸易协定对欧盟施压,迫使欧盟让步,特别是在农业领域。爱荷华州的共和党参议员格拉斯利表示,这将向欧盟发出强烈的信息,如果我们在农业问题上与英国达成一个好的协议,这将会让欧洲难堪。

但农业同样也是英美双边会谈中最困难的议题之一,问题就是英国国内强烈反对美国的转基因作物和在家禽上使用抗生素,担心与美国达成协议将导致英国必须接受美国较宽松的食品和环境标准。不过英国贸易大臣特劳斯承诺,英国不会为了达成协议而降低食品安全标准。

在与美国开启谈判之际,英国还必须尽快与欧盟达成贸易协议,与欧盟的经贸安排谈判是英美贸易谈判最大的约束条件,除非英国真的横下一条心愿意承受失去来自欧盟内部市场的巨大利益的代价,否则英国不得不把脱欧之后与欧盟达成新的经贸安排放在最为优先的位置。

因为一旦英国在与欧盟达成协议之前与第三方先达成协议,而欧盟又认定此协议有损自身利益,欧盟将在谈判中对英国更加强硬与苛刻,让英国承担更大的损失。

英美此次开启自贸谈判真正的重要性,不在于英美将会达成的协议本身,而在于为欧盟和美国的贸易谈判提供了范例和借鉴。而欧美未来会达成一个什么样的贸易协议,将会真正深刻影响未来全球多边贸易规则和格局的形成。

赵柯(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国际战略研究院副教授)

编辑:孟然 校对:卢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