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花开时,廖少挺戴上防蛰帽,拉着一车蜜蜂上山追花逐蜜。“从镇里的水电站离职后,我专心养蜂,年收入有四五万,翻了一番,有钱改造漏水的房子了。

廖少挺所在的观天嶂山脚下,梅子青青枝头坠,蜜蜂嗡嗡花间飞。群山环绕间,碧水潺潺的螺洞河穿山坳而过,座座农家特色民宿错落山间。每逢冬末初春,海拔300多米的汕尾市陆河县东南部,这个“世外梅园”吸引着游客纷至沓来。

群山环抱中的螺洞村。

这里是省定贫困村水唇镇螺洞村。鲜为人知的是,这个乡村赏花踏青的好去处,4年前还是濒临空心化的破败村落,如今却成为远近闻名的国家3A级旅游景区、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所有贫困户在2017年底脱贫。让我们一起走进螺洞村,探寻其蝶变背后的发展密码。

//

村民入股共建“世外梅园”

//

螺洞河畔,鸟语花香;梅园林中,果木葱茏。眼前的情景,与利健文4年前进村时大相径庭。

“刚来的时候,我很担心螺洞变成空心村,发展不下去,只能整村异地搬迁。”广东食品药品职业学院驻村工作队队长利健文记忆犹新:以前螺洞河看不见水,芦苇、垃圾从河里堆到岸上,全村有500间危旧土坯瓦房、上百间旧牛棚猪舍。“村里户籍人口1804 人,只剩下500多人留守。”

螺洞村民刚从树上打落的青梅。

更大的困境在于发展难以为继。村里缺乏连片耕地,散落半山的梯田也逐渐荒废。“这里的土很‘瘦’,砂含量高,种水稻不够吃,留守的村民靠肩挑背扛,走十几里山路贱卖青梅为生。人均可支配收入仅每年3500多元。”利健文说。

镇政府组织村民代表到浙江等地学习,让螺洞村看到了一条新的路子——生态旅游。2015年12月,当地政府、村两委召集外出乡贤共同商议,成立广东省螺洞投资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螺洞公司”)。

兼任公司董事长的村支部书记彭子顺,原来在深圳龙岗做生意,2016年响应号召回乡发展。“几个乡贤凑了300万元,以为捐钱就完了,没想到要组建一个公司。没有人愿意牵头,我就硬着头皮上了。”

“我们一定要把村里的人气找回来。”驻村后,利健文与彭子顺一拍即合。

利健文说,螺洞村所在的水唇等周边三个镇,是中国最大的青梅连片产区,村里好山好水好空气,发展乡村旅游得天独厚。

村民在采摘青梅。

如何把分散的资源集聚起来?驻村工作队提出“资源变股权、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的创新思路。

“我们开完村委会,开村民大会、座谈会,反复宣讲,还有不同意的,就上门逐个做沟通解释工作。”彭子顺回忆道。

最后,螺洞公司以村民入股的方式,筹集资金、土地打造梅园景区。农地被征用的村民,以每平方米130元入股,村民们也可以1万元/股的方式,现金入股。梅园景区交给公司统一打理,村民每年可以获得每股800元的分红。

这样,螺洞第6自然村的20多亩荒地率先量化折股,流转起来成立土地合作社,打造出旱水角梅园核心景区。2018年对外营业,一年仅门票收入就超15万元。截至2019年底,螺洞村已成功流转土地60亩。

//

养蜂户从“要我养”到“我要养”

//

“这箱蜜蜂缺蜜,要喂些蜜进去。”一早起床,廖少挺就开着摩托车来到半山上,穿梭于30多个蜂箱之间。

“除了在家,就是在蜂场。不仅看蜂群是否缺糖缺粉,还要寻找更好的蜜源。”廖少挺时时记着养蜂老师教的“蜂随花走,人随蜂行”。

廖少挺在驻村队员帮助下学习养蜂。

在螺洞村,晚上上课,白天实习,养蜂成了不少村民的必修课。扶贫工作队在山上建了标准养殖示范场,供接受培训的村民“练手”。

养蜂燃起了村子产业振兴的希望。“螺洞村地处海拔300多米的山顶盆地,过去人迹罕至,村内多种蜜源植物保存良好,非常适合养蜜蜂,酿冬蜜。”在利建文看来,养蜂既因地制宜,又能激发村民积极性。

“省里和陆河周边大大小小十几个养蜂专家,我都一一上门拜访,邀请他们到村里讲课,并组织贫困户外出参观养蜂示范场。”利健文记得2017年第一次跟贫困户去河源紫金县买蜂种,前后跑了5个蜂场,连夜将蜜蜂运回村,从早上7点忙到次日凌晨6时没合眼。

“刚开始既怕蜜蜂蜇人、又怕蜜蜂飞走,还怕蜜蜂卖不出去。”但廖少挺抵不住利健文的“软磨硬泡”,更掐不灭内心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搬回由扶贫资金购买帮扶的50箱中蜂。没想到,他真的靠养蜂一举摘掉了“穷帽”。

彭志华家密密麻麻的蜂箱。

作为螺洞村里第一位返乡的大学生,今年37岁的彭志华养了100多箱蜜蜂,是村里的“养蜂第一人”。“全身上下只剩舌头没被蛰过,然而‘蜜蜂虐我千百遍,我待蜜蜂如初恋’”,彭志华每天必做的事就是上山开蜂箱看蜜蜂,“开了这箱就忍不住开那箱,特别想知道蜜蜂长得好不好”。

作为养蜂专业合作社社长,彭志华动员螺洞村贫困户和原有的蜂农加入合作社。合作社提供蜂场选址、蜂具购买、蜂群引种、病害防治、蜂产品销售等服务。

“很多村民从‘要我养’到‘我要养’。”彭志华说。现在,螺洞村已发展蜜蜂养殖30户,年产值70多万元,合作社注册了“世外梅园”蜂蜜品牌,建立了电商平台。

//

一年25万人“打卡”增收350万

//

在“世外梅园”景区的螺洞河两岸,一边是硕大的蜜蜂玩偶,一边是茂密青翠的梅林。

“螺洞村以乡村旅游为主线,青梅和蜂蜜为‘两翼’,支撑村子的发展,农产品深加工、服务业等也被带动起来。”利健文这样概括螺洞村的发展模式。

旅游带旺了乡村,产业有了支撑,外出的村民陆续回来发展。利健文担心的空心村没有成为现实,村民的日子过得越来越红火。

彭隆村在店内笑迎来客。

螺洞河旁的上山路上,60多岁的村民彭隆村笑呵呵地坐在“合祥土产品”店内与游客聊天。回乡发展三年后,他决定把深圳的租房退掉。“我在深圳做装修30多年,几年前看到村里大变样,就回来试一试。一边经营农产品、一边养蜂,年收入十几万。我现在一心留在村里了。”

如今,“合祥土产品”成为游客到螺洞村的“打卡点”。店内青梅酒、蜜糖、梅干等自制农产品琳琅满目,墙上挂满名人、外国游客在店内的留影。每天晚饭后,彭隆村就忙着用手机搜索琢磨农产品加工、销售的知识。

“合祥土产品”往前走几十米,50多岁的村民王爱兰在家门前搭建起一个腐竹车间。浸泡、起皮、晾晒……每天只要不下雨,她就在车间和屋外的空地忙碌。

王爱兰在家门前晾晒腐竹。

“原来我是做豆腐的,因为豆腐保存时间不长,驻村工作队给我送来这台腐竹机,教我怎样做腐竹。”王爱兰两口子在家做腐竹一年增加收入近万元,加上养蜂,夫妻俩年收入四五万元,彻底脱贫。

旅游发展起来后,游客吃饭的问题也需解决。镇政府和村两委发动村民们搞农家乐、建民宿,螺洞村第一家农家乐开业时,村里支持了500元买锅碗瓢盆。驻村工作队还请来客家菜的金牌厨师给村民上课。“一开始大家都在观望,看到效果后,都很踊跃。”利健文说。

在东莞从事机械加工的彭健宣今年59岁,本想回家退休。看到螺洞村旅游的红火,他投入几十万在老家建起“山里人家”农庄。开业一年多,生意火爆,又扩展店面建起村里最大的农家乐。为了操持好生意,儿子和儿媳妇也陆续回村。

彭健宣开设的“山里人家”农家乐。

利健文说,到今年,螺洞村吸引了超过150名外出人员返乡创业,建起“农家乐”12家、民宿9间,特产店、农副产品销售、木偶剧场等业态遍地开花。2019年,小小的螺洞村接待游客超25万人次,旅游总收入近350万元。“特别是梅花节期间,一天最多有3万游客。一些村民除了酿蜂蜜,还用蜂蜡制作唇膏、护手霜等,当做旅游纪念品销售。”

经过装修和重建,螺洞村的房子焕然一新。

“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中国美丽休闲乡村”“中国蜜蜂特色村庄”……螺洞村口的迎客石,记录着螺洞村的美丽蜕变。

半山上,蜂鸣声不绝于耳,养蜂的村民不时抽出箱子里的巢框查看,蜜蜂密密麻麻地爬在上面。“如果我们都像蜜蜂一样勤劳,肯定是不愁吃穿的。”彭志华感慨说。

———— / END / ————

来源:南方+客户端、广东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