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张鹏起盘“任务帮”, 与张旭等人创立了武汉任务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张彦军任市场总监,开发出了共享技能的“任务帮” APP。

2017年7月, 张鹏注册成立硕利链付宝(武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推广“任务帮”为幌子发行虚拟货币“帮呗”,恒定2000万个,持有“帮呗”就能成为任务帮(硕利链付宝(武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会员,但是有条件限制,会员门槛是必须持有3000元价值的帮呗,最多只能投资10万元。

以这种拉人头发展会员的方式,按照一定顺序形成层级,并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的依据,张鹏等人从中非法获取高额利润。至2017年12月7日止,“帮呗币”共发展会员10万余人,层级达到28层。

在当时,虚拟货币在国内并不火热,这对当时的韭菜们来说是完完全全的新模式,币价持续上涨也是吸引了无数投资者投身其中。但最终,任务帮崩盘,十几万人血本无归。之后张鹏因为涉嫌组织领导传销、非法集资被警方TJ,目前尚未归案,属于在逃人员。

张鹏被TJ以后,去年5月又起盘全民集团,张鹏又因为全民集团提出的全民盾项目重新进入大众视野。全民盾项目就和现在市面上的项目都差不多,动静态结合,其实说到底还是拉人头的CX模式。很多人也意识到了张鹏是想利用“任务帮”的名头继续拉人圈钱。

果不其然,全民集团很快就崩了。之后张鹏陆续又做了好几个烂项目,反正就是没圈几个钱,这不这次大疫情之后,出了一个花火模式的项目,各个币圈的人一顿往里钻,感觉自己晚进就会接盘,反正很多人是赚了,还有很多后来者在后面慢慢回本中,你懂我懂接盘者不懂。

2019年12月,张鹏又来了个新身份:DCF联合创始人张鹏(DCF 亚太区 CEO),又搞了个所谓的什么DCF全球数字货币衍生品交易平台妄图继续割韭菜,而且这次走的还是国际化割韭菜路线。

2020年4月,张鹏的新项目DFCplus声称由DCF集团打造、由全球十大联盟社区共同开发,基于11种加密算法及超级安全哈希运算的技术开发,是一个高度开放自治的联盟链。

DCFplus声称主旨是“帮助草根通过副业赚钱”,其实是帮助草根通过副业亏钱。但说白了就是发行个虚拟货币,让大家认购,额度1000万枚,其中只有400万供大众抢购,需要人脸识别。其余的400万分给大社区,200万锁仓,可实际上DCF连主网都没有。

币圈铺天盖地的帮忙宣传,一个TJ犯的项目竟然还有这么多人抬桥子,这一切的背后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不是,都不是,这只是金钱的诱惑!!

投资者疯狂的收币,在抢DCF,当然前面抢到的赚不赚钱,肯定是赚钱的,但是张鹏可能要的不是你们在DCF中赚钱,就怕你充进去的USDT也提不回来,如果是这样,资金体量怕是到了10来个亿了。现在DCF号称百万人进场,只算30万人,每人只有充值200USDT才能抢,除去抢到的人不说,最少每人200USDT乘以30万人也就是6000万USDT,再乘7相当于人民币4.2个亿到张鹏手里了。

先不说他这个平台现在到底有多少钱,我们来研究一下如果张鹏哪天突然跑路,大家一定要记得报案不要抓张鹏,抓以下这些领导人。

你们现在要做的是什么:整理出来你所注册的社区名字,社区领导人的姓名,电话,微信号,或者他的头像,最好连身份信息也找出来,以便后面张鹏跑路了,可以告这些人领导传销罪。要不我们在这里猜一猜张鹏这个DCF能走多远?

张鹏在国内是在逃人员,在此建议不管你是多少钱认购的,如果场外能高价出了,就把币卖了,赚了几千也行,亏钱的事情不要干,不然等待你的结局就是血本无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