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川古城的清晨,天才朦朦亮,在距离剑阳楼不远的小巷子里,一座崭新的白族小院灯光已经亮起。主人家赵新妹早早起床,来到一楼靠近楼梯的房间,从房间的大柜子里拿出装满彩线、缎子布、玻璃小珠、铜片、布纽扣以及剪刀、扳指的十多个小箱子来,准备开始一天的“作业”。

这些零零散散的原料经过赵新妹的一双巧手加工,历经数十个小时后,就将变成一件件造型各异,精巧可爱的白族传统民间手工艺制品—剑川布扎(当地人称之为“呃双子”)。

小布扎 大学问

如果说剑川木雕是剑川男人的精细所在,那么一丝一线成就的传统手工艺品布扎就是剑川女子细腻美好的情思所现。赵新妹一家人都是本地的白族,母亲温柔细腻、心灵手巧,是缝制布扎的好手。在长期的耳濡目染之中赵新妹也对布扎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剑川,做布扎是一种传统,但要做得更好、做得更精细,这是一个不断学习、不断努力的过程。”1996年,赵新妹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将兴趣培养成事业,开始完全投入布扎制作当中。

从最基本的图样绘画入门。赵新妹介绍道,最开始学做,就是先按照固定的图样描摹“样子”,再选色彩鲜艳的布料做成布壳,将“样子”套在布壳上缝成雏形。缝好后,注意给布壳留一个小口,再往里填入艾草。最后,还要经过精心的加工刺绣,一个完整的布扎才算成型。

“布扎的做法都差不多,但怎么设计造型,怎么更好看就要动动脑筋。平时我看到有好看的图样都会记录下来,画成不同的‘样子’。就比如说小童子的摆件也很受欢迎,我就会想小童子可以站在莲花上,也可以站在青蛙上。”学会继承还不够,赵新妹也在不断尝试创新。

才说着,赵新妹便“变魔术般”地从身后拿出一小筐已经做好的“样品”给我们看。小个儿的仙鹤、蛇、老虎、金鸡,飞马……串成一串串的,定睛一看,发现同一只老鼠都有不同的造型,有的偏向平板,有的则十分立体。猴子的模样也是经过多次“改版”,包括所用的毛料、面部的造型和整体的神态都有差别,有的嘴角上扬“憨态可掬”,有的则是双手作揖,一副“机灵相”。

小有小的精妙,大有大的学问。除了小挂件精细别致,赵新妹做的大件帽子、婴儿鞋也十分精美。纯手工的布扎婴儿帽将布扎与刺绣工艺结合,变换出莲花、虎头、狗头等不同的形状,再在帽子上装饰诸多古玉、珠宝等配件,做工十分讲究。赵新妹说,一顶帽子要用四五十天才能缝制好,用心程度可见一斑。

布扎 剑川人的文化自信

在剑川,等到每年端午节这天,儿童的胸前必定要挂一串布扎,用以驱邪镇恶,也用来表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在端午节这天到剑川古城的街道上摆摊卖布扎,已成为赵新妹坚持了二十多年的习惯。

赵新妹通常都是把十多串的布扎(剑川的布扎按串来计算,一般将8个及其以上的配件穿成一串)放在一起卖。作品花样多,款式新,可以根据喜好挑选狮子、绣球、老虎 、童子等不同小物件,十分讨小孩子喜欢。很多熟人都是找着过来买,一般不到下午五点,所有布扎便被抢购一空。

酒香不怕巷子深,货好不怕不识货。几十年如一日地制作布扎,回头客越来越多,生意越来越好。手工技艺不断提高,获得各界认可,赵新妹还受邀参加了剑川县第五届白族文化节暨2016年石宝山歌会节——剑川布扎手工艺品展活动,并到第二届“剑川名匠”(布扎类)评选活动中担任评审组成员。不仅仅是自己喜爱这门技艺,也想让更多的人来参与传承这门技艺,一有时间,赵新妹还担任起布扎培训老师的角色,细心地指导前来学习的爱好者们。

“曾经有淘宝商家找过我,想要和我合作在网上大批量地售卖布扎。可是我一个月最多也就做二三十个,无论如何,也不能马虎地做很多出来去给他供货吧?”为了盈利而降低布扎的质量,赵新妹是坚决反对的。她深知,自己所制作的布扎价值不能用金钱去衡量,布扎的一针一线是工序、是手艺,也是剑川人千百年来传承下来的信仰。“中国人过中秋少不了月饼,剑川人的端午节又怎会缺了布扎?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认真地、坚持着将布扎这门手艺延续下去。”剑川人对于传统文化的坚守给了赵新妹坚实的信心和无尽的创作热情。

剑川布扎助力脱贫

剑川历史悠久,文化灿烂,在长期的历史进程中以白族为主的剑川各族人民创造了丰富多彩,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传统手工技艺“布扎”就是其中一项。

为祈求平安,防身驱虫,每年五月端午,剑川家家户户都要制作或购买大量布扎。在门前挂一个大的八卦形布扎,随身携带小一点的布扎以除秽保健,小娃娃们往往还要特别照顾,要花花绿绿的挂上一长串。除了端午节辟邪防身外,布扎还是白族迁居的吉祥物和青年男女表白爱意的信物。

近年来,剑川当地党委政府积极挖掘布扎“非遗”技艺,结合脱贫攻坚工作,通过“公司+基地+农户”的生产经营模式,带动当地白族妇女从事布扎工作,平均月收入从2千至1万余元不等,实现了“非遗”与市场对接。布扎成为当地白族群众脱贫致富的重要途径。

通讯员:字丹瑶 孟志刚

杨桂军 编辑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