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期间处理了一对夫妻的矛盾:妻子是知识份子,接触佛学多年,去年皈依了,因为对因果不虚的信任以及对自身的要求,生活方式也有所改变。对于习俗新年的很多仪式她是善巧地随顺的,避免惹人不欢喜以及对佛弟子产生邪见,但对丈夫年初二晚上想拉着她一起和朋友喝酒、赌钱的事,她坚决拒绝了,她不想三更半夜的还在外面影响作息,更不愿意喝酒赌钱。丈夫面子上下不来和她大吵了一架并说了很多抵毁佛法的话,面对他偏激之下的蛮不讲理,为免他继续造作,妻子选择了沉默,丈夫把她拎到我面前让我评理。

“秋心,你也是佛弟子,你说学佛是学得这样越来越不近人情、越来越不好好过日子的吗?”他皱着眉头,脸上乌云密布地问我。

“你说她的不近人情、不好好过日子,是指她不陪你喝酒和赌钱?”我问他。

“这不是新年嘛,一帮朋友热闹热闹图个开心,那么扫兴干什么?出门在外靠朋友,春节不就是和亲人朋友搞好关系的时机吗?整天持咒念经,能念个富贵荣华出来?这辈子都不好好过,还管什么下辈子,下辈子看不到摸不着,管他那么多干什么?把这辈子吃喝玩乐好了才是自己的事。”

这样的思维,这样处理矛盾的方式,我知道他妻子的不易:“理解你也是因为在乎她,希望她一起融入朋友的节目才想拉着她,不过她也有自己的意愿,除了不陪你喝酒赌钱,别的春节节目她有参加吗?”

“这个…别的倒是有的,也做得不错,以前和我妈关系一直不好,这两年倒是宽容很多了。”他想了想说。

还好,还算坦诚:“既是这样,那是不是个别事情也能尊重她的意愿呢?”

“其实我发火倒不是纯粹为了这件事,我就是反对她学佛,你说好端端的日子不过,学什么佛?我也有信仰,我初一也去寺庙上香了,花了几千块烧了头柱香,你看我这生意越做越好,她学佛学了什么?越学越清心寡欲,不喝酒不赌钱,出国旅游叫她买名牌包包,她说不需要,去酒楼吃饭叫个全羊,她不吃…我看她再这样学下去迟早得出家,我觉得她是被教坏了,我得看着她,阻止她这样下去。”坦诚没两分钟,又激动起来了。

“她是个成年人,而且也人到中年了,是一个有文化有自己思想见地的人,不是孩子,她自己能辨别什么事情是对的,什么事情是错的。”我说。

“我不是说学佛一定是坏事情,但是家人反对就不应该学啊,学佛不是为了更幸福美满吗?”

生老病死,家人能替自己负责吗?家人能代替办后事,死却还得自己死,死后去哪、下辈子谁是谁,归根到底是自己的事——不过这话不能说,这人听不懂,而且大过年的,说了肯定受伤的不止他老婆。

“你接触过佛学吗?或者看过相关的书籍、进行过深刻的了解再下结论吗?”我认真地问。

“没有,我虽然不了解,但是我就是知道,我在社会上风风雨雨这么多年,我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我和她同村的,从小一起长大,后来还一起上的大学,她的性格单纯,我太了解她了,很容易被骗的,这些年如果我不看着她,她都不知道得吃多少亏。她不懂得分辨事情的好坏,很多时候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看他把妻子说得一无是处,旁边的妻子无可奈何地看着我,我笑了笑问他:“她如果这么差劲,你这么紧张她什么?”

他被我呛得愣了一下,满脸通红:“我是她丈夫,虽然她不好,但结婚了我也要有始有终保护她的。”

真是造孽,这大过年的,我把人家的高台一下子抽了出来,憋到他内伤。

这真是一个美丽的谎言,如果人都这么有责任感、有良心,社会也不是这样的社会,我也不必这么忙了,哪有那么多伤心的女子需要疗伤。妻子要真是多年如一日地糟糕,男人短暂的推动之下,早名正言顺地找小三去了,还结婚了有始有终地保护——我倒希望这句话是真的,但看着眼前大腹便便、满嘴粗言俗念的男人,和旁边充满书香气息、淡雅柔和的女子,我更相信那是一句妄语,怕妻子变得太优秀自己驾驭不了的恐惧我倒是看得清楚的。

用堂皇的理由为自己的自私冠名,是很多无明的人常做的事:我爱你、我为你好、我们是自己人,所以我要阻止你做某件事——虽然这件事我不清楚、不了解也不打算深入去了解。

为什么要对不清楚、不了解的事下结论?为什么在对一件事下结论之前不先认真、客观地了解?

因为自私带来的控制:你是我老婆,是我的私有物,你做某件事我不喜欢或威胁到我,我便不许你做。

首先是“老婆”是不是私有物?不是。每个灵魂都属于自己,哪怕孩子也不属于父母,更何况夫妻,婚姻不是一种人权的控制和占有。其次是爱,什么是爱?所谓的爱是不顾对方的意愿、只要求对方无条件地妥协于自己的需求?不,真正的爱是互相的理解、成就,让对方去做对的、真正适合TA、能帮助TA成为更好的人的事(不必害怕对方变好了会抛弃你,真正好的人不会忘本,更何况你也可以努力变得更优秀),哪怕在这过程中自己需要做一些调整或付出。

控制比较容易,真正的爱很难,可是纵使真正懂得爱一个人很难,我们至少可以先学着尊重不控制,然后努力学着去爱。有镇压必有爆发,控制背后往往埋藏着一段关系的危机,唯有爱虽艰难,却更能恒久远:没有人舍得离开真正爱自己、懂自己的伴侣。

真正好的夫妻关系不是自己不愿意成长改变,又制约对方成长改变企图留住平衡,人心,是最难制约的,人生路上,同行者能谈风景,追逐者倍加疲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