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军事史写成一本书,那么西方卷的开篇肯定是汉尼拔在罗马共和国几乎无敌扩张的时候。汉尼拔带着一只物资短缺,休整不利的部队,接连击败了强大的罗马军团。逼得罗马人不得不采取“费边战术”来应对,即看到汉尼拔来了,就采取坚壁清野躲进城里跟他耗。在罗马妇女的心目中,汉尼拔是最好的哄小孩利器,而在拿破仑等众多著名军事家的心目中,汉尼拔是西方战略之父,是传说级别的战神。

公元前216年春天,罗马第二次向迦太基宣战。在兵力处于绝对劣势的情况下,迦太基大将汉尼拔带着48000人的部队,翻越了比利牛斯山与阿尔卑斯山,突然出现在意大利腹地阿普利亚平原夺下了坎尼城,坎尼城是罗马军团的重要补给仓库,也是控制意大利北部的重要节点,此处一丢罗马元老院恐慌不已。立即派遣了86000人的主力军团奔赴坎尼城,执政官保卢斯负责统兵,他在奥飞都斯河东侧下寨,发誓要把汉尼拔赶下河里喂鱼。

罗马步兵最擅长的是军团作战,重甲步兵并排向前推进,无需花里胡哨的任何表演就能轻松的突破敌人的战阵。迦太基步兵多为高卢,西班牙等地的雇佣兵,战斗力堪忧,势必不能与罗马军团硬碰硬。两军对垒,保卢斯将重甲步兵摆在正中,轻步兵与骑兵则放在两侧翼掩护。汉尼拔则将高卢与西班牙的雇佣军放在了正中,战斗力稍强的迦太基步兵放在了两翼,骑兵放在了两翼最外侧。罗马军团一鼓作气地向前推进,雇佣兵果然抵挡不住,只能往后撤,但是两翼战斗力稍强的加太基步兵滞缓的罗马军团的推进,双方逐渐形成了一条月形的战线。

罗马精锐的重甲兵往往配备了一枚圆盾和一只短剑,一对一作战迦太基人绝不是对手。但在弧形的战线中突出部分会受到来自更多攻击面的伤害,阵列后方的罗马兵则有力使不出,凭借着这一优势,迦太基军团形成了局部以多打少。罗马的推进被制止,双方陷入了僵局。此时迦太基骑兵从两翼包抄,罗马骑兵不敌,使得罗马军团方阵腹背受敌陷入了混乱。迦太基军团的两翼趁机从两侧包饺子,完成了以少对多的包围。罗马人四面受敌,瞬间大乱,据记载约有78000名罗马士兵死亡,执政官保卢斯战死,督战队的180名元老战死,迦太基军团,仅阵亡不到两千人,这场经典的战争被称为坎尼会战。

汉尼拔的排兵布阵策略与临时指挥手法,至今仍是军事家们推崇的对象。汉尼拔虽取胜却终究没有抵挡住历史的车轮,罗马最终征服了迦太基,成为了横跨欧亚非称霸地中海的庞大帝国。谈及坎尼会战,那独属于冷兵器时代的刀剑锋芒与战场喧嚣,总能激起我们挥斥八极的使命感。我们无法在亲历钢铁军团碰撞的壮丽烟火,只得以各种写实的电影,满足我们对遥远冷兵器战场的神秘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