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内,两位记者接连离世,让人痛心,让人惋惜。11月20日,新华社国际部专稿中心主任、高级编辑徐勇在位于北京的办公室中因突发大面积心梗去世;11月22日,新华社江西分社高级记者、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宋振平因病去世。徐勇去世后,他的同事在写了一篇回忆文章——《明灯——悼徐勇》——读完不禁潸然泪下。通过文章,我才知道,徐勇是一位极其敬业、充满新闻理想的记者,是一个纯粹、不世故的人。在新闻不断式微的今天,还有这样的记者,更是难能可贵。在《明灯——悼徐勇》中,有三段文字令我无法忘却。这三段写道:你曾重批一名前方记者。你特生气:“他居然说‘我也要睡觉啊’!睡什么觉!这个时候还睡觉!”我记忆犹新,是因为我当时太惊讶。原来当前方记者遇到重大突发事件,连睡觉都是可耻的。最快速度送到医院。医生痛惜不已:“哪怕早10分钟送来都好!”

生命健康智慧这让我想到了2018年去世的李咏。李咏留给我印象最深的一面是:他平时睡得很少。我记得他曾说过这样的话,人生没有必要睡那么长,一天5个小时就够了。李咏的睡眠质量还很不好。李咏曾说,他失眠主要是因为录制节目本身造成的,因为在一段时间内,录制工作会排得比较紧张,一天两场,要连着录六七场。“你想每天我都这样兴高采烈地把观众送走,观众是走了,我这半天兴奋劲儿还没下来呢,回来之后我怎么能踏实地睡觉呢”在谈到工作压力问题时,李咏说:“以前我做节目大多是在夹缝中生存,每天就是担心节目会不会被毙呀。”李开复就差点死于睡眠不足。他后来谈及健康和睡眠时说,生活里最大的问题是睡眠不够,想证明自己工作多努力、多拼命,让员工能够被感染。而这种拼比很幼稚,而且无效。

李开复李开复年轻的时候最不注重睡眠,在他读大学期间,每到考试前夕就会猛灌咖啡,喝十杯咖啡晚上不睡觉,后来发展成吃咖啡因药丸,最多我连续两晚不睡觉。后来进入职场的李开复也是继续拼命,每晚两三点睡觉是常态,与朋友之间会比拼看谁工作得更晚更努力。李开复每天的睡眠大概是4个多小时,有时候运气好能够晚一点醒,感觉睡得很舒服,但是平均睡眠是5小时。他常和朋友说每天少睡一小时,人生多活1/24,当时他认为这是一句金玉良言。直到后来患了癌症之后,他才开始重视睡眠。网景公司联合创始人马克·安德森也是这样的人。他以前常常工作到凌晨,但是依然坚持在早上7点起床,现在,他已经改变了过去那种睡眠缺乏的状态。他说:“我会整天都盼望着能够回到家,再回到床上睡觉。”

马克.安德森现在,按照马克·安德森自己的话说,他的睡眠水平已经达到了“7 个小时我开始变得机能下降,6 个小时就不达标了, 5 个小时就会出大问题了,4 个小时意味着我将无精打采”。周末他会睡12个小时以上。“这对我的能力发挥带来了显著的影响。”他这样说道。睡眠是成功人士新的社会地位象征。亚马逊网络购物中心的缔造者杰夫·贝佐斯说:“良好的睡眠习惯让我反应更灵敏,思维更清晰。如果有了8小时睡眠,我一整天都感觉好多了。”

杰夫.贝佐斯研究显示,相比那些试图凭着几小时睡眠和大量咖啡完成一天工作的人,有好睡眠的人头脑更清楚、思维更敏捷、创造力也更强。医疗专家指出,这是因为睡眠不仅可以使人的大脑休息。睡眠还可以让大脑进行重要的维护和复原任务。睡眠太少的人的大脑表现不及睡眠充足者。睡眠这种稀缺的日用品,在神经紧绷的美国,已然成为新的社会地位象征。”曾经睡眠被嘲笑为懦弱和失败——那些曾喊过‘午餐属于失败者’的‘80 后’ 高成就者也相信‘睡眠属于傻瓜’,现在睡眠已经被捧为创造性执行思维的复元伴侣。”反观我们自己,你睡够了吗?6-8小时,是世界卫生组织建议的、成年人每天需要保证的睡眠时间。但《中国职场人睡眠透支指数》的数据表明,72%的职场人日常睡眠仅为6小时或更短,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能睡足8小时的只有8%。关于入睡时间,有63%的职场人几乎从未在晚10点之前入睡。按工作日与休息日分开分析,在工作日,12%的人在午夜零点之后才准备睡觉;而到了休息日,职场人并没有像我们想象的那样早早上床补觉,而是在电视、上网和游戏的包围下愈发推迟睡觉时间:午夜零点之后才睡的比例升高至18%。此次参与调研的职场人中,78%有过失眠经历,其中21%的人经常性地被失眠困扰。而被问到“睡眠不足对身体、精神和工作造成的影响”时,最多的答案是“早晨起床困难”(55%)。

现代人睡眠现象而23%的用户表示白天经常哈欠不断,因缺觉而出现注意力不集中、记忆减退等症状。甚至有12%的用户表示,在工作、开会甚至开车等红灯时出现过不小心打起盹来这样的严重现象。那么,阻碍职场人好好睡个觉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此次指数的调研数据表明:其中固然有睡眠环境不适等客观原因,但工作压力大、焦虑、抑郁、恐惧等主观因素更严重。「加班」、「一直在想白天解决不了的问题」、「夜生活丰富打乱睡眠节奏」位列睡不好觉罪魁祸首前三。而如果按性别来分析,表示自己存在较严重睡眠障碍的职场人当中女性高达64%,男性仅占36%。女性比男性更易遭遇睡眠障碍,其原因主要包括:女性要面对工作和家庭的双重压力;女性遇事更容易钻牛角尖、在心里反复掂量。就给世界作出贡献而言,最珍贵的资产莫过于我们自身。如果不能对自己的思想、身体和精神进行足够的投资,那么我们就毁坏了用以达到个人贡献峰值的最佳工具。用来破坏这种资产的最常见的方式之一就是睡眠缺乏。工作狂们总觉得,睡觉并不是什么非同小可的事情,少睡会儿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它甚至是一种麻烦:它浪费时间,而这些时间本可以创造成效,只有弱者或者意志薄弱的人,才会对睡眠欲罢不能。许多人陶醉在成为超人的幻想中,以为每晚只睡几小时即可。有的人甚至实验一些非常激进、超常规的方法来减少睡眠时间。例如长久以来在网上流传的“达芬奇睡眠法”。

睡眠文化这种睡眠法得名于身兼科学家、艺术家、发明家等多个头衔的伟大人物达芬奇。相传,达芬奇每4小时睡15-20分钟,这样一天下来只睡2小时左右,余下大把的时间从事创作,而且能保持充沛的精力。这种睡眠其实是一种多相睡眠,意思是把完整的睡眠时间分割开来。不少迷信这种睡眠法的人都希望通过它来缩短睡眠的总体时间,同时人的精神状态却可以和连续睡9个小时的单相睡眠差不多,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来工作学习。这种试图利用多次短暂的打盹来减少睡眠总量的做法,会让睡眠不同阶段的时间都缩减,扰乱生物节律,最终可能会造成类似睡眠剥夺和睡眠节律紊乱症的负面效果,例如身体和心理的机能减退,焦虑和紧张感增强,免疫功能降低。心理学家通过观察参与多相睡眠的人的博客发现,大部分人都必须通过一些“维持性活动”,例如大量饮用咖啡等方式来保持清醒,并且这种多相睡眠对人的学习能力和创造力也并没有显示出任何提高和促进。睡眠更多时候是实现个人贡献峰值的必要条件。高成就者会在工作日程安排中系统性地、有意识地为睡眠留下一席之地,以便让自己干得更多、成就更大,拓展更多疆域。通过“保护自己的资产”,他们能够在每天的生活中保留一部分精力和创造力,以及解决问题的能力,以备不时之需——而低成就者永远无法得知自己会在何时何地被自己的疲劳虚弱绑架劫持。他们绝大多数人已经太习惯于疲惫状态,以至于都已经忘记了充分休息究竟是怎样一种感觉。在当下做更少的事情,以便在未来做得更多。这是一种取舍,日积月累,积少成多,小小的牺牲会带来巨大的收益。

好枕头,好颈椎,好睡眠,好心情对于那些早起的人和熬夜的人,好消息是:科学研究显示,哪怕是打个盹儿也能有助于提高创造性。仅举一个例子,发表于《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中的一篇报道显示,即使一个快速眼动睡眠期也有助于提高不相关联的信息之间的整合。换句话说,一个短暂的深度睡眠有助于我们建立多种新的联系,去更好地探索世界。简而言之,睡眠有助于我们达到个人贡献峰值,从而用更少的时间来创造更大的成就。尽管那种废寝工作的英雄主义文化仍将继续,但万幸的是,这种糟糕的情形正在日渐式微,这在一定程度上要感谢那些超高成就者——特别是在那些典型地倡导蜡烛两头烧、白天黑夜连轴转的行业里,公开炫耀自己拥有完整的 8 小时睡眠的人。 他们明白健康的睡眠习惯带给了他们巨大的竞争优势。睡眠能让你更有能力探索世界,建立联系,在醒着的时候做得更少——但更好。在此次调查中,四川成为全国最晚入睡和最常熬夜的榜单冠军,这应该和当地日落时间较晚以及夜生活丰富有关。不过最多因为夜生活而晚睡的还是广东人,北京人则因为聊天而选择晚睡的比例最高,上海人更愿意为追剧而熬夜。此外,睡眠不足5小时的人数比例最多的前5大省市分别是上海、广东、辽宁、福建和北京。生活不易,但不管如何,一定要关爱自己的身体,多睡一会儿。中国中医有句话:药补不如食补、食补不如觉补“。一觉闲眠百病消,睡眠充足赛补药;优质睡眠增能量,美好睡眠胜仙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