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鲁迅书信③│买一本来

今天读《鲁迅书信》,第一次阅读了鲁迅先生1919 4月19 日在北京《致周作人》这封信。读完之后,有一种“读书兄弟”“学问兄弟”的初步感受。

鲁迅先生写这封信时,周作人在日本留学,是其准备回国之前。该信的第一项内容就涉及周作人翻译的南非小说家旭莱纳的短篇小说《沙漠间的三个梦》。鲁迅先生说:“《沙漠里之三梦》本拟写与李守常,然偶校原书,似问答中有两条未译,不知何故。此亦止能俟到京后写与尹默矣。”由此可见,这是“二弟译稿,大哥校稿”的兄弟合作,也反映了鲁迅先生的严谨认真作风。其中的“李守常”即李大钊先生,“尹默”即沈尹默先生,他俩当时是《新青年》的轮值编辑。这段话的意思就是,译稿本来准备寄给李大钊刊发在《新青年》的,但发现有未译出的地方,所以只能等你到京修改后再寄给沈尹默编发了。该译稿后刊发于1919 11 月《新青年》第6卷第6号。由此也可以推知周作人即将回国到京求职。在这样一个书信断片中,也使我们识见了五四时期新文化运动的四位风云人物——李大钊、鲁迅、沈尹默和周作人在《新青年》下的编辑与作者关系。

关于“买书读书”,信中有三处,鲁迅先生要求二弟周作人代为自己买的书则有两处: (1)“博文馆所出《西洋文芸丛书》,有苏德曼(德国剧作家、小说家,笔者注)所著《罪》一本,我想看看,汝回时如从汽船,则行李当不嫌略重,望买一本来。”(2)“安特来夫(通译为安德烈夫,俄国作家)之《七死刑囚物语》(即小说《七个被绞死的人》)日译本如尚可得,望买一本来,勿忘为要。由此可见兄弟二人读书互助的一斑,亦折射了鲁迅先生自留学日本起的“读域外小说”的一贯作为。周氏兄弟为什么会成为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双峰,似乎于此也可见一些端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