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大宋的生态圈、绝大部分人的名利圈。立下那等功业的难点在于,既要走出圈子,又要依赖圈子。看离不远的老人家,后人想维护,连个犄角旮旯的史料都找的累人。老人家犹如此,遑论名臣武将。区别在于,老人家终究是绕不过去的,那些名臣武将还是不是名臣武将就得两说了,别看他们现在是。

说实在的,仁宗什么名臣武将啊,咱们儒家史书里那都是名臣名将,可是契丹人也没读过什么书也没学过什么兵法,就能从五代开始欺负汉,人,完颜阿骨打崛起之前,辽国就是全球军事实力最强大的国家,排除掉童贯那个笑话,宋朝收复幽云十六州希望最大的一次,就是高粱河驴车漂移那次,可惜赵二没有柴荣那种自家队伍临阵倒戈还敢迎头猛冲的勇气魄力宋朝最大的问题就是武将不能立功,可以打平,可以打输,就是不能打赢。

这是一个非常奇葩的规矩。由于宋朝是武将通过军队进行兵变,篡夺了帝位。这使有宋一代,对内的防备要远超于对外。北南两宋,所有的皇帝不担心对外战争的失败,只需要得用自己超强的经济实力,用财富买一个和平就成,通过满足北方游牧民族政权的生活需要就可以,军事力量始终保持在防御而非进攻上。

宋代的皇帝第一要务是保证武将没有对军队的绝对控制,即使到了生死攸关的北宋末年和南宋末年,仍无法将权力彻底下放给武将。这在冷兵器时代是非常要命的,军队的凝聚力和战斗力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岳飞的死与岳飞通过一系列对外战争的胜利,得到了军队拥护有极大的关系。

岳飞是否忠心,是否有错都没有关系,赵构只担心随着岳飞胜利的增加,会发生第二次陈桥兵变,再一次黄袍加身。所以岳飞的胜利越多,赵构就越担心,就必须要让岳飞死,而且必须是死在朝廷的手里,以保证其它武将自觉的放弃军权。所以有宋一代,不论有多少有能力的武将,不论有多好的士兵,在对外战争中,小胜可以,大胜不许,开疆破土,反而是武将的取死之道。最终扼杀了中国自汉唐以来的扩张态势和尚武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