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历史九点半

80年代的香港,凶案不断,很多都让人不寒而栗,比如臭名昭著的宝马山双尸案、雨夜屠夫案等。咱们今天要说的这桩花槽双尸悬案,同样备受瞩目。凶手行凶之残忍,身份之迷惑,36年来仍未破解。

图:80年代的香港凶案现场

时间回到1984年3月31日,香港铜锣湾伊利莎伯大厦A座26楼。这天,家住26楼A3室的林氏夫妇,连续几天闻到家中有异味飘出,似是一种腐烂的味道,令人作呕。林氏夫妇循着臭味翻箱倒柜,直到寻至窗外的花槽。

伊利莎伯大厦是高级住宅区,窗外都建有花槽,每两户共用一个花槽,中间是墙壁隔开,但底部管道相通。林氏夫妇寻至花槽处,发现自家花槽底部有黑色凝固状物,似血液,臭味正是来自于此,预感不对的林氏夫妇立即报警。

图:花槽双尸案

很快,警方赶到,敲响了林家隔壁A2住户房门。但敲了半天,里面都没人应答,警方只好强行破门而入。A2房内空无一人,警方来到花槽处,发现A2房间的花槽被人用水泥封死。

谁没事会把花槽用水泥封死呢?加之内部还流出血水,伴有恶臭,房间空无一人。这一切让警方感到不寻常,他们马上找来工人,开始对水槽进行施工挖掘。当把这个8尺长、3尺高、1尺宽的花槽完全挖开后,在场的人都被眼前一幕惊到,有人甚至当场看吐了。

图:发现死者的位置

被水泥封在花槽里的,是2具男性遗体,他们头脚颠倒放着,双手被铁链反绑,双脚也被绑住,遗体已经腐烂,发出阵阵恶臭。搬开遗体后,花槽底部还放着符、锤子、螺丝钉、中英文杂志。最为诡异的是,一名死者还口含4把钥匙,其中一把钥匙就是反锁他的铁链的钥匙,到底是何意呢?

显然这是一桩凶杀案,凶手极其残忍。要破解此案,那就必须找到房子主人,同时弄清楚死者身份。经房子主人叶小姐证实,房子被她租给了一位叫Abdul Karm的印尼华侨,租期三个月,还有两位印尼男子一同入住。

图:媒体报道

保安进一步反应,这名叫Abdul Karm的印尼华侨,数天前离开大厦后,就没再出现,而那两名印尼男子也神秘失踪。警方有理由怀疑,两名死者极有可能就是失踪的2名印尼男子,而凶手是Abdul Karm。

其后邻居又反映,A2曾传出打闹声,不但有男人喊救命的声音,也有女人声音,还曾见过一男一女出入房间。据此判断,Abdul Karm可能就是凶手,或许还有一位女同伙。

然而案子到此进入了死胡同,因为Abdul Karm找不到了,他或许已经返回了印尼。但是当所有人都认定死者是2名印尼人时,案子随后又出现了转折。警方接到报警,新加坡“百万金庄”的少东家,32岁的谢顺发和28岁的谢顺成失踪。两人入境香港后,下榻尖沙咀帝苑酒店,但从3月2日开始便失踪,行李还一直存放在酒店。

图:谢顺发、谢顺成兄弟

那伊利莎伯大厦的2名死者,会不会是谢顺发和谢顺成,而非2名印尼男子呢?4月4日,经过指纹验证后,警方确认死者正是谢顺发和谢顺成。谢氏兄弟是新加坡珠宝富商谢美兴的长子和三子,谢美兴共育有五子三女,谢顺发和谢顺成最得父亲器重的,三子谢顺成还是谢美兴培养的接班人。

究竟是谁杀害了这两位新加坡富商之子?后来警方发现,Abdul Karm是化名,用的是假护照,实际上他和那两名印尼人是兄弟,这也意味着这三人可能是被买凶杀人的。但是,三个嫌犯从此人间蒸发,再也找不到了。

图:警方调查

对于凶手的真实身份,坊间传言版本很多,一种认为兄弟俩是被债主雇凶杀害的,还有认为是家族内部人雇凶,争夺财产而内斗。

为啥会有第二种传言出现呢?首先闭路电视显示,谢氏兄弟走进伊利莎伯大厦,并没被胁迫,而是正常出入的,说明很可能和邀约他们的人熟悉。其次,家族内部几兄弟不和传言早已有之,而且案子发生后,作为亲兄弟姐妹的另外几人,对于兄弟的死亡似乎并不在乎。最后,死者谢氏兄弟的一个弟媳,后来在家吞药自杀,而这位弟媳生前对“4”是情有独钟,车牌号、门牌号等等都是4,联想到死者口含4把钥匙,让人觉得似乎有某种关联。

图:谢家旗下产业

然而,尽管警方拼尽全力,花槽双尸案36年来仍未破解,真凶至今没有找到,成为一桩悬案。最让人感到离奇的是,为啥凶手要在死者口中放4把钥匙,其中一把是铁链钥匙能理解,其他3把呢?让人猜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