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的创投圈,当大家提起新零售、新商业的时候,都避免不了提起一家飞速发展的新零售企业——北京九前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作为无人零售功能性解酒饮料模式的首创者,这是一个由投资人转变创业者角色创立的一家企业,这是一家上线2个月就融资三轮的企业,迅速抢占了资本风口。旗下品牌「酒前酒后」系列产品更是上线后即火爆销售,直营和加盟的发展速度极快。

今天我们将深度采访比特资本及酒前酒后创始人吴文兵,深入解读「酒前酒后」的商业动机。

记者:吴总您好,我听说您创过业,做过投资,还做过自己的风险投资基金。您是因为什么原因做了酒前酒后这个项目,并且亲自担任CEO的呢?

吴文兵:早些年创业之后,我就到了投行工作,人脉圈,社交圈都变得越来越广。所以,免不了要经常喝酒,但是我呢,却是个酒量极差的人,我父亲也是个滴酒不沾的人,后来很久我才知道,我们人类喝酒的能力是跟体内的解酒酶有关的,而很不幸的是,因为基因的原因,亚洲人有53%的人缺少解酒酶,而欧洲只有15%,所以,欧洲人天然的要比亚洲人能喝酒。

但是,后来我又有一个发现,因为投资业务,我经常要去日本和韩国看一些项目,结果我发现,同样是亚洲人,他们为什么这么能喝?

直到有一次在日本,跟项目方谈完工作后,我们去一个居酒屋吃饭,项目方的创始人知道我酒量不好,就带我去了居酒屋隔壁的便利店,一开始我还很纳闷,去便利店做什么,以为是买烟或者其他的。直到结完账,他从袋子里给我拿出几包奇怪的东西,后来翻译告诉我,是解酒药,因为日本人比较注重健康和保养,所以他们大多数人在酒局之前都会吃点解酒护肝的产品,避免酒精带来的身体伤害,当然了,好的解酒产品还有提升酒量的功效。这一下让我忍不住嘎嘎的笑了,毕竟对于我们这样酒量不好的人来说,这简直就是救星!

后来我去韩国的时候,也碰到类似的情况,我在韩国工作的大学同学每次招待我的时候,他也都会去便利店买解酒药。

于是,在这个过程中,让我对解酒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为什么,我在中国遇不到这样的场景?为什么,中国没有家喻户晓人尽皆知的解酒好产品?

是我们没有这样的技术?还是,没有解酒的需求和市场?

记者:您觉得是什么原因?

吴文兵:我觉得都不是。中国一定不是没有好的技术去做出好产品,而是大多数市场的繁荣都是基于市场的庞大需求,而中国人不是没有解酒的需求,是因为观念和意识的问题,大家没有提前买解酒产品这样的习惯。

但是你说中国人不需要这样的好产品嘛?不是的,一定是需要的。因为我们每个人都会有喝醉酒的时候,而喝醉了,呕吐,头疼,难受的时候,是人们对解酒产品需求最大的时候。

但是中国的商业环境问题,导致你需要的时候,没人能给你解决这个问题,中国的超市和便利店覆盖率没有那么高,并且超市便利店里根本没有解酒的产品,药店就更别说了,无论你在哪里喝酒,你都不知道周边是否有药店,药店中是否有解酒药。这就是需求,但是没人去满足他。

而我们做投资的人,是很喜欢研究市场的。所以,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机会。

记者:在生活中发现需求和机会,您不愧是个优秀的投资人,那您后来是怎么解决这个产品问题的。

吴文兵:因为日本的市场更成熟,有些好的产品已经存在了数十年,经历了市场的检验,是值得我们去学习和借鉴的。

于是我在日本找了很多的关系,最终找到日本的京都大学药物研究中心。然后我们针对目前日本市场主流的解酒产品进行了分析,发现了一些具有日韩特色的解酒配方,之后进行了深入的研究,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在有效配方的吸收率上取得了重大突破。我们用于解酒的有效成份,通过纳米微囊化提取技术使得吸收率大大提升,是日本主流产品的9.8倍。因为我们知道,解酒这件事,是个与时间赛跑的事情,酒后的痛苦少一分钟都是好的。

再加上我们中国的一些中草药解酒成份,使得我们的产品无论是在提升酒量还是解酒上都有着强力的效果,之后我们针对这项技术和配方在日本、韩国、中国等多个国家都申请了专利。

记者:前人的经验,后人的技术,产品上不走弯路,甚至通过技术实现弯道超车,怪不得酒前酒后的口碑这么好。投资人创业做事的确果断专业。

那么,中国的解酒市场存在诸多问题,关于市场方面的问题,您是怎么解决的呢?

吴文兵:面对这样一个巨大的刚需消费场景,中国的解酒市场,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开发,虽然中国的电商,世界第一。但是,由于健康意识问题,老百姓没有习惯在喝酒之前很早就去买好解酒药放在家里,或者随身携带的习惯,毕竟喝酒这件事是一个时间、人物、场景、地点,都极其不确定的事情。

而我们的商超便利店,又没有这样的产品,所以,消费者的需求是存在的,但是却没有得到满足,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在用户最需要我们的时候出现,这种需求,一定不只是在超市和便利店这么简单,而是离用户的酒桌更近的地方。

所以,我们创造了一个新的消费场景,一个离用户需求更近,最快速度,第一时间满足用户需求的场景。

记者:哦?是吗,什么样的方式可以像您说的更快,更近?

吴文兵:哈哈哈,当然有,无人零售的自助售卖机体系就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呀。就拿充电宝来说,在没有共享充电宝之前,在我们最需要给手机充电的时候,你经常会发现你可能是没有携带充电宝的。

而在这样的时候,手机急需充电这件事就是极其刚需且具有痛点的。如果不是共享充电宝的出现,这个问题扔将困扰我们很久。所以,共享充电宝就是在用户最痛的时候,需求最大的时候出现,给到的一个快速且方便的完美解决方案。

而酒前酒后也是如此,用户在不喝酒的时候不会有这样的需求,但是在用户喝酒后,最痛苦的时候,需求最大的时候,这种需求就会爆炸式的存在,需求指数急速攀升,此时的解决方案将会使成交率达到顶峰。

而且,我们的售卖机无需插电,个体轻巧如纸巾盒般大小,扫码支付即可购买,这使得它可以近距离的出现在酒局的任何地方。

例如,酒吧的卡座、吧台。

例如,KTV的包房或者卫生间洗手台。

例如,餐厅的收银台以及包间。

等等等….

一切你能想到的场景,一切离你酒桌最近的场景。都可以看到我们的售卖机和我们的产品。

所以,这才应该是中国解酒行业的突破和发展的方向。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产品刚刚上线两个月的时间,就拿到了三轮风险投资的原因。

记者:好的,吴总,听完您的介绍,也让我振奋人心。很奇妙,很有意思,从生活出发,洞悉商业未来。我觉得酒前酒后真的是一个很了不起的项目。那么关于公司的后期发展您有什么规划?

吴文兵:融资之后,我们必然在商业推广方面进行更多的投入,让更多的老百姓知道,并且可以用到我们的产品。

因为,创业对我来说是件有意思的事情,让我一直富有激情。无论我是什么身份,投资只是工作,创业却是我的兴趣爱好,可以使我开心。

无论是明星代言,还是广告投放,以及社群、抖音等新媒体的运营,这都是我们互联网人擅长的,这个不用细说。

我想说下我们做这件事的初心。其实,我们并不提倡老百姓为了拼酒,增加酒量而用我们的产品,这一定是不对的,因为人类喝酒的健康剂量应该是人体体重的千分之一。也就是,我体重140斤,那么我喝酒的健康剂量应该是一两四。

但是因为中国的酒桌文化原因,使得大多数人做不到这一点。所以,国人受到酒精的危害是极大的。

中国每年男性饮酒的死亡率全世界第一,且全球每年300万饮酒死亡的人当中,有3/4是男性,每分钟因饮酒死亡的人数就有6人,这绝对是个可怕的数字!

所以,酒前酒后只是想让大家在不得不喝酒的时候,可以喝的稍微健康一些,不因酒精而痛苦,不为快乐而悲伤…… 这是我们最大的愿望。

而实现这个愿望的方式,就是让老百姓在最需要我们的时候出现。当全国的大街小巷铺满了我们的售卖机的时候,我们就会进入商超体系,让老百姓从喝多了的时候想起我们,变成喝酒之前就能想起我们,并且可以更加快捷方便的购买到我们的产品,这就是我们的方向。

记者:好的吴总,感谢您接受我们今天的采访,让我们深入的了解酒前酒后的商业模式和特色,我个人也很钦佩您的商业洞察能力,也很认同您的初心,一个伟大的企业必然是要为社会创造价值的,我觉得酒前酒后做到了这一点,在这里,我们预祝酒前酒后可以走的更好,持续造福中国的百姓,感谢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