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第二次世界大战这段经历,不同国家人们的认知视角和情感很可能是有差异的。惜字如金的历史课本上,谈笑风生间流血千里、伏尸百万,于主要战场不那么重要的细节或一笔带过或只字未提。大国的一支侧翼战线,便是小国举国动员顽强抵抗的唯一主线战场。直到多年以后,大国收到一封来自『陌生』小国的来信,大国才回想起,Once Upon a Time...

二战中的芬兰便是一个典型的『陌生』小国。侵略她的敌人是苏联,而苏联是『正义』的盟军主力。她寻求国际公义,可是其它盟国为安抚苏联保证其不与纳粹德国结盟又仅仅在道义上予以支援,没有实际军事援助。摄乎大国之间,为求自保,芬兰将目光瞄向了它潜在的友军——纳粹德国。

希特勒访问芬兰

1942 年,为了保证芬兰在苏芬战场上对苏联的牵制,希特勒以为芬兰军队最高统帅曼纳海姆将军贺寿为名访问芬兰。上图中含胸低头握手的元首看上去还挺客气,专机尾翼上的纳粹旗标只是刺眼。至于前因后果?

1939 年 11 月 30 日,苏联借口保卫列宁格勒(圣彼得堡)之安全要求与芬兰『交换领土』,未果后入侵芬兰从而打响了被人们称作『冬季战争』的这场二战支线战争。芬兰人迎来了这一年里乃至可能一生中最黑暗的一个十二月。面对坐拥百倍人力物力资源的苏联,『以忠信为甲胄,以礼义为杆橹』是行不通的。必须现实主义出发,积极动员全国力量备战,同时尽可能争取国际社会在物质乃至人力上的援助。

1939-1940 俄芬冬季战争

8 月签订的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墨迹未干,德国不但不会干涉苏联而且要求瑞典挪威不得支援芬兰,也不得允许英法盟军军队过境北欧三国支援芬兰。挪威此时尚未陷落但为了不激怒德国已经沦为其外交附属国,瑞典虽然在二战中严守『中立』却也对纳粹德国做过很多让步。最终结果是以瑞典为主力的北欧三国在冬季战争几乎结束前终于凑出了约一万兵力奔赴战场,且是非官方的志愿军,与抗美援朝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那种『志愿军』毫无可比性的真志愿军。英法倒是在战争开始半年后决定计划派出正规军支援芬兰,可惜在他们的士兵抵达战场前,1940 年 3 月 12 日苏芬签订了停战和平协定。芬兰割让了比苏联战前要求还要多的领土,两国边界大幅度向西推进,芬兰丧失了 11% 的领土和 30% 的经济力量。

被苏联所夺取芬兰-卡勒里亚地区

冬季战争期间苏军进击路线及苏芬兵力对比图,可以看到很多位置苏军兵力都是 5 到 10 倍于芬军。但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失利是暂时的。

冬季战争(1939-1940)后的一年半与其说是短暂的和平,不如说是一年半的休战。德国一向有意入侵苏联,芬兰也终于找到了一个靠得住的『合作伙伴』。1941 年 6 月 22 日,纳粹发动『巴巴罗萨行动』正式入侵苏联,在德国的军援和战略协同下芬兰期待借机收复失地。参与者芬兰在三天后便收到了苏联的战书。面对德军闪击战一路溃败的苏军无暇顾及西北方向的苏芬边境,芬兰军队则冲破了曾经的收复要求——1939 年战前边界,进而『越界』意图为苏联境内同属芬兰 - 乌拉尔民族的『同胞』纳入势力范围,建立一个『大芬兰』。

俄国西部边界变迁(一战至今)

与此同时国际舆论形势正掉了个:对德作战并牵制其主力的苏联从邪恶的共产主义极权国家成了反法西斯盟军,芬兰则越过了 1939 年边界甚至有切断西方援苏物资通道的危险。故而英国及英联邦国家与芬兰断交并于 1941 年 12 月对芬宣战,美国亦对芬兰试压要求其退回 1939 年边界。大芬兰当然是没建成,然而芬兰元帅曼纳海姆 75 岁的生日还是促成了希特勒的来访。于是便有了这次发生在 1942 年 6 月的历史性会面。

1942年 希特勒以为曼纳海姆将军祝寿为由访问芬兰

当时芬兰方面也考虑到了希特勒和纳粹的『国际声誉』,所以想尽量降格这次来访,既不把它放在首都也不放在政府官邸以免这次会谈变成『国事访问』。毕竟芬兰只是在军事上需要德国合作,在政治上芬兰对法西斯并无好感。加上这次会面的直接原因是曼纳海姆将军的 75 岁生日,所以两军最高司令的会晤就设定在了曼纳海姆将军的移动列车上。这座移动列车是芬兰的战争移动指挥部,随着曼纳海姆将军南征北战,里面设有供将军及其警卫员、服务员等人使用的起居室书房厨房,会客厅及客房。

列车现在就停靠在芬兰东南部的Mikkeli 市展览。露天放在外面,挨着火车小站。因为地理位置关键且靠近苏芬边境,不论是独立战争(1918-1922)还是二战期间(1939-1944),Mikkeli 一直是芬兰在二十世纪两次对俄战争的前线作战指挥总部。二战为了保家卫国,被迫选择与纳粹德国结盟也是芬兰这个小国的不幸和国际社会的失败。巧合的是,独立后内战中的芬兰『红军』也有俄国的影子,而政府军的盟友也是德国,这三国演义倒是精彩。而芬兰跟德国的缘分,还得从一战(1914-1918)说起。

1917 年,是一战的第四年,也是个信息量很大的年份。沙俄帝国此时已内忧外患,布尔什维克发动十月革命夺取政权后不到一个月芬兰便宣告独立。与此同时芬兰内部也分裂成了深受俄国革命影响并在其支持下组成红军的社会主义者,以及反共的白军即政府军。共同的敌人把新生的芬兰和德意志第二帝国推到了一起。

德军波罗的海陆军部近万兵力开进芬兰

1918 年 4 月,在德军波罗的海陆军部近万兵力开进芬兰,帮助政府军夺回了赫尔辛基。以至于要不是德皇几个月后就宣布退位,芬兰人几乎决定请人家加冕芬兰王位,建立君主制。这觉悟不行啊,民国彼时正忙着护法战争讨伐张勋复辟,再往前刚刚气死了称帝的袁世凯。

不过芬兰人谋划独立也不是一天两天,早就知道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外国势力上是不保靠的,得有自己的武装才行。在沙俄监视下的芬兰操作难度太大,1915 年,200 名左右芬兰志士组团赴德参与军事培训。彼时他们的祖国还是沙皇俄国芬兰大公国,一开始被叫做 Pathfinder scouts(探路者?),后来考虑到同盟国的德国与协约国俄国已经开战,干脆就直接被编进了德军作战部队,称作 Jaeger(步兵)。这批少年『带路党』在境外反俄势力的资助下伺机反攻『祖国』,不过训练之余,人家还搞出了个厚达 1500 页的芬兰士兵培训手册,不知道为后来的独立战争和冬季战争培养了多少士兵。

一战插曲点到为止,言归二战。希特勒与曼纳海姆将军会晤后,为了协助芬兰牵制苏联西北边境,20 万德军开进芬兰。然而正如上文提到的泄露了的密谈中希特勒自己所说,他们在苏联遇到了点困难。斯大林格勒会战和美国的参战让德国的败局愈发迫近,芬兰也不得不为战后善后做好准备。

1944 年 8 月曼纳海姆将军当选芬兰总统,9 月与苏联签订莫斯科停战协定——条件是芬兰必须驱逐所有境内德军。继续战争(1941-1944)结束。然而请『神』容易送『神』难,驻扎芬兰北部拉普兰地区的德军是不好惹的。1945 年春天德军一路南退前,报复性地把芬兰北部城市罗瓦涅米烧得片甲不留,整个城市几乎夷为平地。

芬兰北部中心——罗瓦涅米

战争结束了,然而芬兰人却在政府秘密安排下在民间发起了一次大规模的武器私藏行动和备战计划。芬兰人民的动机是好的,他们担心苏联会在 1944 年的秋天撕毁和平条约再次报复性入侵芬兰。然而这却在 1947-48 年引发了一次大规模的审判和批捕,有超过 1500 名芬兰人被处罚,直到 1992 年才最终平反为爱国主义行动。这时间蹊跷得很,为什么要惩罚爱国主义行动,又为什么要等到 1992 年苏联解体后才能平反?或许这往事就尘封在『陌生』小国写给大国的那封信里面吧。

现代芬兰的独立与国界变迁

然而在曼纳海姆将军还是有些担忧。会不会有人追究他作为军队司令与纳粹合作攻击盟军的责任呢?晚节最后还是保住了的,1946 年曼纳海姆总统卸任,随即迁居瑞士,并于 5 年后逝世。

说到曼纳海姆将军,这是一个传奇的人物。他是芬兰的国父,独立战争(1918-1919)中的摄政者,二战中的最高军事司令和总统,在今天的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市中心可以找到他的雕像和以他名字命名的主要街道;同时他也是一个说瑞典语的芬兰人,祖先来自德国和瑞典,在沙俄统治芬兰期间为沙皇效力。

1906 年混入来华的法国考察队,实则为沙皇侵华收集情报,从今乌兹别克斯坦横跨整个欧亚草原经新疆甘肃内蒙等省份最终于 1908 年直抵北京。马不停蹄在战前又回到俄军华沙部队担任军官,一战中在奥匈帝国及罗马尼亚前线上与同盟国(德奥土)作战。1931 年开始任芬兰军事最高司令,带领芬兰保家卫国击退苏联。个人简历丰富到让人绝望。

这是芬兰国父的二战往事,对于临时征调的芬兰士兵来说,却可能是更加平淡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