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透雕龙凤纹青玉环

西汉长沙王陵出土 直径8.5cm 肉2.7cm 厚0.3cm 。玉环的色泽青白相杂,少部土蚀,双面透雕,线条流畅。曲缠盘绕的变体龙凤纹四周环以流动的云气纹,使整器混然一体。此器构思巧妙,造型优美,玲珑剔透,小巧精致,堪称玉雕之精品。

双面透雕龙纹青玉珮

战国 高5.7cm 长15.5cm。玉珮扁平半圆状,用青玉琢成。珮的边沿为弧形龙身,身饰谷纹,两端雕刻龙首次,弧中心有一小圆孔,用以系绳佩带。近弦中部琢两条盘躯相向的龙,作回首顾盼状,满身饰有~形纹和方格纹,边沿勾勒一条阴刻线槽,使主体轮廓更为鲜明。玉珮纹饰精美,线条流畅自然。是楚国玉器中的精品。

蒲纹青玉壁

东汉 直径19.2cm 肉8.2cm 厚0.7cm。玉壁双面雕饰,近外缘和内好0.7cm处勾勒一条阴线槽,内外阴线中间分布十一行阴线菱形格地纹,每格中浮雕六角形蒲纹。该壁玉色莹润,光泽透亮,花纹清晰,造型美观,完好无损。

透雕兽纹玉珩

(西汉)共两件,大小一致,纹饰相同。玉珩均呈长方形,长8.8厘米,宽4.3厘米,厚0.3厘米,重37.5克。两件纹饰均为单面透雕,玉珩饰以0.3厘米宽的素面边框,近透雕的框边上饰一阴刻线条,透雕图案为一羊首、龙身之物。长嘴微张,双眼圆睁,一耳竖立,额头饰一束鬃毛,由头顶下缠于颈、嘴下,鬃尾上卷勾于前胸。前胸弯曲,身体呈卧式,右前爪置于前,爪前边框饰一半圆孔,右后爪伸于后。长尾上卷于“∽”形贴于臀。周身云气流动。玉珩造型生动别致,栩栩如生,雕琢细腻讲究,技法娴熟。

玉贝(西汉长沙王陵)

白色,呈椭圆形贝状,长1.6厘米,宽1.1厘米。正面微凸,背面平整,中间透雕一竖槽,竖槽两侧阴刻锯齿状纹,上下各穿一孔。贝在古代曾作为货币使用,西汉时期其作为货币的功能已经退化,主要作为装饰品。这组玉贝共12枚,色泽白润,制作精美,在汉代装饰品中尚不多见。

鸡心白玉佩

西汉长沙王陵,长4.6厘米,宽3.3厘米,厚0.35厘米,重11.5克。整个器物呈长扁椭圆形,上端琢成心尖状,中部饰以直径1厘米的圆形孔,圆孔下饰有一未钻通的小圆点孔,下端为半圆形。左右两侧各饰以透雕变形凤鸟纹,正面光亮,背面稍凸凹。鸡心白玉佩两面均通体饰以阴刻舒卷、流畅的卷云纹。玉佩造型别致,工艺精良。

三凤蒲纹玉璧(西汉)

直径16.5厘米,肉7.5厘米,好2厘米,厚0.4厘米,重279.4克。玉璧两面雕饰相同。肉的中心部位均匀地分布有阴线棱格形地纹,每格中各饰一凸雕六角形蒲纹,蒲纹外有二周弦纹,弦纹之间又饰以斜条纹。肉的外部饰有栩栩如生、飘飞于云层中的三条凤,并将其分成三区,组成了一周凤纹。近外缘0.5厘米处又勾勒一周阴线槽,使其多层纹饰更为突出。玉色滋润,纹饰别具一格,工艺精细,技法娴熟逼真。

蒲纹玉璧

年代:汉代。外径14.4厘米,内径2.6厘米。和田白玉,有土沁,泛黄,边缘见土咬。璧内外缘阴刻线勾勒边线,璧身排列整齐的蒲纹。参见《中国出土玉器全集》第10卷图229玉璧,湖南省长沙市桐荫里1号墓出土。

战国 龙形石佩

长7.1,宽3.8,厚0.4厘米 湖南省长沙市酒厂3号墓出土。

战国 龙形玉佩一对

上:长21.5,宽9,厚0.5厘米 下:长21.4,宽9.4,厚0.5厘米 湖南省长沙市八一路小学1号墓出土。

“曹女巽”白玛瑙印

西汉 边长2.3cm 高1.6 cm。此印质地为白色玛瑙,正方形,复斗形纽,带鼻穿,印面阴刻虫篆“曹 女巽”两字。印保存完好,作工精细。经考证,“曹女巽”为西汉文景时代吴氏长沙王王妃。

“妾女巽 ”白玛瑙印

西汉 边长2.1cm 高1.4 cm。此印正方形,复斗形纽,印面阴刻篆体的“妾女巽”两字,印保存完好,选材精良,作工考究。经考证,此印为西汉文景时代吴氏长沙王王妃“曹女巽”私印。

“桓驾”白玛瑙印

1990年出土于长沙橡胶厂1号汉墓,墓主为西汉长沙国贵族。

(文章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